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警花强姦事件—靖雯
警花强姦事件—靖雯
靖雯27岁 岚哥43岁 阿吉33岁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(国家日报 14日讯) [我要知道匪徒为何如此狠心,为什么强暴我妻子,还要殴打她。] “警花强姦事件” 伤者女警黄靖雯(27岁)的丈夫吴先生(28岁),接获警方通知,其中一名强姦他妻子的悍匪已落网,他希望警方儘速把所有涉案匪徒一网打尽。 吴先生今日在医院受访时说:[他想要了解,是什么原因让悍匪如此狠心向妻子靖雯痛下毒手。] [人,已经被他们糟蹋了,为何还要打伤妻子?] 他说,妻子目前的伤势情况,没太大变化,等待主治医生向他们报告。 吴先生每天两趟从家中到医院探望妻子,尽管再苦再累,他仍坚持每天都要看到妻子。 [我现在最大的心愿,就是靖雯醒来。] 他感谢所有关心此案的亲友和公众,他答应将通过媒体对外说明妻子的状况,让大家放下心头大石。 女警黄靖雯(27岁)是于本月10日清晨5时许,与搭挡王姓员警(30岁)在巡逻路上,遇上一宗绑架案,目击者看见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下车盘查一辆小客车后,另一辆可能是同伙的小客车由后方急驶到两名员警身边,随后一名外籍男子手持棍棒将王姓员警打晕,马上一名衣物单薄的少女(16岁)遭人丢下车,女警黄靖雯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遭另一人肘击倒地,接着两名员警被人押上车后掳走。 被掳走后两天的时间,匪徒以黄姓女警的提款卡盗领提钱,12日晚间11时许,女警黄靖雯被发现重伤弃置在公墓边,而一旁倒卧王姓员警尸体,警方勘验后证实,王姓员警头部遭枪击而死。女警黄靖雯由民众送入医院治疗,由于被殴至重伤,如今昏迷不醒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(国家日报 15日讯) “警花强姦事件” 被害女警黄靖雯丈夫吴先生批评警方人员教育严重出现问题,据承办员警表示,[黄性女警体内残留七名男子精液,其中包含了已经死亡的王姓员警体液] 法医证实,[在王姓员警指缝中採集到了很多女警黄靖雯的毛髮、皮肤,另外也在他下体採集到了女警体液] 落网歹徒更加进一步表示: [男的警察也有加入我们轮姦女警的过程] 被害人丈夫吴先生: [我相当痛心,唯一可以保护我妻子靖雯的同事,没想到也强暴了她] 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指出:匪徒一共六人,先是绑架某富商千金,在拿到赎款后打算放人,可没想到遇上警方盘查,因此情急之下打伤警方,由于害怕行蹤暴露,所以便将两名员警押走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女警黄靖雯,今年27岁,身高165公分,是警界之花。 以下是落网歹徒的自白:都怪那女人太漂亮了,遇上我们算她倒楣,那种光滑修长的玉颈,凝脂般的玉体,晶莹细腻,曲线玲珑,光滑的腰身,谁看了不想强姦她? 在把她押到我们躲藏的空屋后,女警哀叫求饶着,听见她的声音令我们想入菲菲。 当天,她穿了件白色制服衬衫,她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,看上去明艳动人,她胸前高耸的双乳把衬衣撑得高高隆起,从上而下看去,微开的领口,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胸前堆着,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!黑色的半截裙,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,细得更加突出。 由于前一晚,我们才轮姦了被绑架的16岁少女,所以大家意犹未尽,正巧又掳走了如此美丽的警花,大伙儿起鬨要试试女警的滋味。 岚哥: [女警啊?叫什么名字?] 女警: [叫什么名字不关你的事,,,] 女警相当强悍地不肯透露自己姓名,所以岚哥(43岁)马上赏了她一巴掌,一道清晰的红印就印在女警白皙的皮肤上,眼见女警嘴硬,什么都不肯说,于是岚哥转向另一名被我们綑绑的王姓员警身上,然后踹了他几脚,岚哥:[我问你,这女的叫什么名字,,,不配合就杀了你] 男警察相当配合地吱吱呜呜说出: [黄,,,黄靖雯] 岚哥: [很好,靖雯小妹妹,早点说出口不就好了,省得一顿皮肉之痛] 此时的女警被岚哥推到破旧的沙发上,只见女警乌黑的长髮扎成马尾拖在椅背上,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,她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,身体稍稍侧卧,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,黑色的半截裙只遮到大腿的根部, 小的不能再小得蕾丝裤几乎不能遮住羞处,一些的阴毛在外面。 整个皓白莹泽的双腿都露在外面,光滑柔嫩,那光洁的足踝,晶莹的足趾,能令在场每个男人都慾火焚身。 承办员警: [把你们强暴黄靖雯小姐的过程一五一十说出来] 嫌犯:岚哥是我们的老大,他先动手脱去女警的衣物,大伙儿见机会来了,三两下便脱去了自己裤子,一根又一根,又黑又粗的巨大阴茎挺立在我们的跨下,我们围在沙发旁,脱掉黄靖雯的衣服,洁白而透红的肌肤,无一点瑕疵可弃,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,玲珑剔透。 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,直张开着,她不断地呼救,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,那光洁柔嫩的脖子,平滑细嫩的小腹,浑圆修长的大腿,丰挺的肥臀,凹凸分明高挑匀称的身材,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,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,警官,相信你看见也会加入我们的行列。 承办员警: [继续说下去,,,] 我们开始抚摸女警的身体,由于轮姦相当刺激,我们一群人围在沙发边嬉笑着,那女警吓得蜷成一团,[你们,你们,你们要干什么],她连喊:[救命,救命]。 [我们,我们,我们要强姦妳啊,哈哈哈] 我们其中一人阿吉(33岁)拿枪塞进女警嘴里,女警口中含着我们的黑枪发出阵阵哀鸣,她泪流满面拚命挣扎,接着阿吉一记耳光甩在她的脸上,马上她就吓得不敢再叫喊了,阿吉: [哭啊,在怎么哭也是要被强姦,倒不如好好享受,哈哈哈] 岚哥低头开始亲吻女警的脸颊,吻她的樱唇,[把舌头伸出来。] 在我们的淫威之下,女警只得眼含泪水,乖乖的伸出舌头,让我们每个人轮流舒服的含在口里,而这一切的屈辱那女警似乎默默的嚥下去。 [靖雯,看我的大鸡巴。] 岚哥一手扶着自己丑陋的肉块,呈现在女警的面前。 [不要!]女警的脸红到耳根,立刻把发烫的脸转开。 [和你的老公比起来如何呢?] 岚哥抬起女警的脸,把肉棒送到嘴边。 我们一群人嘻笑着说道: [岚哥,这妞泼辣,小心她把你的龟头咬掉,,,] 岚哥似乎恍然大悟,他说: [对噢。阿吉,不然你先试试] 阿吉笑了笑,他噜动自己的阳具,他并没有马上走到女警身边,反而走向男警察,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痛殴,殴打的过程阿吉问到:[靖雯,要不要帮我含?要不要?不要的话我就把你同事活活打死] 男警察被阿吉打到痛苦呻吟,女警:[你,你疯了,,,] [我没有疯。看到妳性感的半裸体,只要是男人,都会变成这样子的]阿吉说着,一面继续对男警察拳脚相向。 女警眼眶泛着泪水,她看着自己同事被人痛打,终于鬆口:[别打了,,,住手,,,我帮你,,,我帮你,,,] 对女警的性感,发情的我们,遭遇到反抗,慾望也越炙热。 阿吉抓住女警的右手来到喷张的阴茎上。 他恐吓说:[不摸、不含的话,我就继续打妳同事] 女警的纤弱手指握住他的性器,深深歎一口气,不愿意似的摇摇头,手指开始轻轻的揉搓。 一会儿的时间,阿吉把女警的头压到耸立的肉棒:[含在嘴里吧,靖雯。] 女警不甘愿地把脸靠近耸立的肉棒,就这样跪着对耸立的肉棒喷出火热的呼吸。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得到阿吉浮出静脉的阴茎,女警像奴隶一样跪在脚下奉献口交。 女警闭上眼睛,悄悄握住肉棒的根部,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,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。 [快一点给我舔。]阿吉迫不及待的说,女警拢起落在脸上的头髮,在阴茎的顶端轻吻。 女警露出湿润的舌尖在阿吉龟头的马口上摩擦,舌尖向龟冠和阴茎舔过去,这时,我们一群人的理性逐渐消失。 当时,岚哥对那女警的一对白皙可爱小脚丫相当感兴趣,圆润迷人的脚踝,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,十枚精緻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,看得他呼吸困难,费力的嚥着口水。 不过岚哥有些气恼的是那女警把两条嫩生生,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,让他看不到神秘的花园,所以命令道: [张开妳的腿],没想到女警竟然不从,直到岚哥拿起枪瞄着倒在一旁的男警察,然后再一次说道: [张开妳的腿,不然我就朝他开枪] 男警察虽然嘴巴被我们封住,但我依旧可以听见他相当卖力的喊:[不要开枪,不要开枪] 女警眼见自己的同事小命不保,并且满是惊恐绝望的眼眸,我们明白她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。 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后,她无声的哭泣着,在我们的逼视下慢慢的张开腿,另外,正享受着口交快感的阿吉发出胯下溶化般的舒爽呻吟:[噢,,,噢,,,漂亮的女警官,靖雯妹妹,是不是常常帮长官口交?噢,,,噢,,,含的哥哥好爽快] 我们看见阿吉阴茎上沾满女警的唾液,充满性慾的丑陋肉棒塞进女警的嘴里,龟头碰到喉咙,女警马上紧缩嘴唇,[噢,,,好极了,,,靖雯。]当女警舌尖磨擦到阿吉龟头的肉沟,他忍不住发出哼声。阴茎在女警的嘴里产生的快感,使阿吉的屁股不断的颤抖,他拨开披散在女警靖雯脸上的头髮,我们看阿吉的肉棒在女警的嘴里进出的情形,引起了凯哥极大的淫心,他将嘴巴移到了女警紧闭着的肉缝阴唇,开始用舌头去舔吸靖雯的阴唇边缘,而这时舒麻的刺激感使得靖雯不断扭动身体,凯哥要我们死死抓住女警四肢,[嗯,不,不要,嗯呀!不要] 靖雯死命摆动着头,并将嘴唇紧闭,这么一来原本在享受口交的阿吉心急了,他使劲用手掌扇了女警几个耳光。 在女警无力地流下双泪时,飞快地在将阴茎靠上去,狂烈地抽差着靖雯的小嘴和喉咙。 [靖雯的阴户真漂亮!] 用舌头舔吸女警阴唇的凯哥,不断地用手指去抠弄她的阴道,靖雯放声大哭起来,很快地从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。 凯哥迫不及待的将女警的屁股抱起来,那迷人的阴户正好对着自己的阳具,放眼望去,两片鲜鲍似的嫩肉,肥肥嫩嫩的,早已湿透了,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,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上面,娇艳欲滴。 两侧的耻毛,濡湿黑亮,整齐的贴在雪肤上。 整个阴阜在女警的幽香里更瀰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,让凯哥更加的亢奋了。 女警靖雯噙着泪珠,明知道没有用,但仍用发抖的、微弱的声音恳求着。 [求,求你,不要,,,不要这样,不要,,,] 凯哥淫笑着瞟了我们其他小弟一眼,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,在女警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,手指在她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,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,然后,在女警的极力挣扎下,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,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。 [哎呀,痛啊,你放了我,放开我啊!] 凯哥全然不顾她的哀求,腹下坚挺的阳具,更是死命地顶送。 女警的下身水很多,阴道又很紧,凯哥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淫水「滋滋」的声音,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女警阴道深处,每一插,女警都不由得浑身一颤,红唇微张,呻吟一声。 就这样,凯哥一连干了百多下,女警已是浑身细汗涔涔,双颊绯红,凯哥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,在一下插进去,阴囊打在女警的屁股上,「啪啪」直响另外在享受口交的阿吉也循同样模式,每次都把阴茎拉出女警嘴外,在一下插进去,阴囊打在女警的脸上,「啪啪」直响。 呻吟、哀叫的声音越来越大,房内喘息越来越重,[啊嗯,,,]、[噢,,,噢,,,噢,,,]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,我在一旁看着女警脸上的表情相当紧绷,看着她被人轮姦、冲撞,痛苦地抽泣,两只大乳上上下下颠动着,我们兴奋极了,除了凯哥和阿吉以外的四人,我们开始猜拳决定谁要下一个,面对我们无情的伤害,女警的哭喊声愈来愈大,愈来愈大,凯哥和阿吉的呼吸也慢慢变得又粗又短促,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,女警明白他们的高潮快到了,女警心里感到悲愤和羞辱,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只能无奈的默默接受一切,任凭男人在他的身上迅猛地耸动,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,忽然,凯哥重重压在女警身上。 靖雯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,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——凯哥把精液射进了女警的身体。 我被强姦了! 女警痛苦地想,不禁嚎啕大哭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,精液沿着白嫩的腿根流下来。 而口交中的阿吉看着女警美丽的脸因羞愧而发红,如此淫浪又性感的样子,使他的情慾在女警的嘴里爆炸。 [啊,,,噢,,,] 女警在这瞬间皱起眉头,脸在阿吉的胯下,把阿吉射出来的精液全吞下去。 这是生平第一次,连她丈夫的都没有吞过,现在居然在被人强姦胁迫吞下去,阿吉一把抓住女警的秀髮,把肉棒在她的嘴里进入到根都,龟头碰到喉咙,女警的头髮被他抓紧,只好凹下脸颊,吸吮塞满嘴里,全是精液的肉棒。 看着她充满性感的双臀诱惑似的扭动着,我好像被吸引似的来到高高举起的屁股后面。 从臀沟的深处看到有耻毛装饰的阴唇。那种淫浪且充满魅惑的景色,使我几乎忘记呼吸的盯视。 绽放的淫花在屁股沟深处湿润,向我诱惑,终于轮我了,女警害羞的动作,更使我虐待狂的热血沸腾。 于是,我和另一个同伙就和凯哥、阿吉交棒,女警的身体就给我们玷污了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“警花强姦事件” 侦讯室内,承办员警和落网歹徒轻鬆地叼着菸聊着案发过程,老实说,刚才的嫌犯自白,已经让承办的员警愈听愈性奋,下体不知不觉还起了反应,这点也让嫌犯发现了,嫌犯: [警官,你怎么听我讲一讲就勃起了?该不会你也想上黄姓女警吧?] 嫌犯: [说真的,你们那位女警身子真的棒,没话说,男人都该嚐嚐] 承办员警相当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,他泡了杯咖啡给歹徒,接着继续做着笔录。 员警: [那,为什么黄靖雯体内会採集到我们死去的同仁的精液呢?而又是谁杀了他?] 嫌犯笑了笑,他说: [说你们警察表里不一就是这样,你听我讲都会性奋了,更何况你们王姓员警,他可是目睹我们轮姦她啊] 他自白说到: 10日晚间,女警黄靖雯整天下来已被他们六人各轮姦三~五次,歹徒: [说实在的,我自己操了她四次,真的很爽,可是一天操了四次也会累啊] 他说,吃完宵夜以后,黄靖文独自坐在沙发上啜泣,而男性员警坐在不远的地板上,此刻,阿吉问到: [那小妞现在没人用呢,谁要?谁要?] 同伙A: [今天我搞了她五次,够本了] 同伙B: [昨天强暴那未成年的三次,今天又强姦了这女警三次,不玩了] 同伙C和阿吉,相当有默契的看了一下王姓员警,然后两人使了个眼色,说道: [不如,,,不如,,,嘿嘿,,,不如让我们王警官爽一下,,,] 同伙A和同伙B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两人笑了,众人笑了,可是女警黄靖雯哭了,她无助地颤抖着,随着我们提出的变态想法,她无奈的等待着残酷的蹂躏。 [不要,,,不要,,,你们想干嘛,,,不要,,,不要,,,求求你们,,,]女警声嘶力竭的叫着。 反观那名王姓员警,在他听见我们的想法后,他没有拒绝,我甚至看见他嘴角微微上扬,王姓员警说道: [靖雯,我对不起妳,假如我不这么做的话,他们会杀了我,,,对不起妳了,,,] 我的妈啊!想强姦自己同事还怪到我们头上? 不过,算了,难得可以看见这美艳的场景,我们的脑子热了起来,同伙: [警察操警察,爽快,爽快,来看他们互干],我们兴奋地吆喝着。 [啊,啊,住手啊,求,,,求你,啊,啊,不要,,,] 女警面对同事的靠近吓得全身发抖,她呻吟求饶的声音十分柔媚可怜,令人酥麻销魂。 这种诱人的哀叫声,听在我们耳里,简直兴奋得要命,更激起大伙狠狠蹂躏她的兽慾。 我们在一旁看见王姓员警艰难地吞嚥了一口唾沫,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,一边低下头去,含住了红色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,一边右手食指、拇指捏住女警乳头轻轻搓着,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女警全身,女警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慄,可怜的女警万万没想到王姓员警竟然忘恩负义的準备姦淫她。 她只觉得胸口好像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,烤得她口乾舌燥,雪白的身体暴露,被自己同事玩弄,这样的事女警以前连想都没想过,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了。 可是过了没多久,我们突然听见王姓警员大叫一声:[啊,,,,,,,,贱女人,,,,,,] [啪,,,,],他挥了好大一巴掌到了女警脸上,[贱女人,敢咬我!] 原来王姓警员将舌头深入女警口中时,被女警咬了一口,还好只咬到舌尖,所以他一气之下用力甩了女警一耳光,可事情还没结束,女警转身想跑开,没想到王姓员警竟拿起椅子朝黄靖雯背后砸下,在连砸了三下过后,我们看不下去才阻止他的暴行,凯哥: [女人是用来操的,不是用来打的] 我们夺下了他手上的椅子,王姓员警吐了口嘴里的鲜血说道: [看我怎么操死妳,贱货] 当时的靖雯被他重击打倒在地,靖雯的下体还可以看见明显的精液流出,这下子王警员似乎想到了什么变态想法,他对着凯哥说: [这位大哥,可不可以把她的枪借我?] 凯哥听了不削地笑了笑: [这位警官,你当我们是白癡不成?把枪借你?] 王警员连忙解释到: [我只是想借她的枪,你们把子弹拿掉,我要用她的枪管通她的阴道] 阿吉听见他这么说,抢在凯哥面前插话: [好啊,好啊,,,精彩,精彩] 随后阿吉将女警的警枪子弹退出后丢给了王警员。 王警员拿到枪后,他快速的拉开女警的修长美腿,这样,女警的下身就坦蕩蕩的暴露在她的眼前。 两腿的中间,一丛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软绵绵的覆盖着女警神秘的禁区,像是一座小山,上面长满了密密的芳草,只是这些芳草非常的柔嫩,他不禁用手抚摸女警的阴毛,黑亮亮的光滑而细腻,像丝缎一般轻柔,[真美!]男警将女警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,若隐若现的迷人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和精液,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,随即他的枪口马上直奔阴道所在,枪管撑开了女警的阴唇,感觉有点鬆了,[啊,,,贱人,,,你这贱人,,,忘恩负义的家伙,,,我早上是怎么救你的,,,啊,,,] 女警用着身上仅存的力量喊着,她的表情充满了绝望与恐惧,随着枪管塞到阴道最深处后抽离,我们一伙人大量的精液也沾满了枪管,女警神圣的警枪就这样被我们的精液给亵渎了。 女警发出断断续续的哭求,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,她已经无力挣扎了,接下来的性交,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应,在王警员姦淫靖雯的过程,我们根本没有听到女警的哀嚎,他把女警按到地上,如愿以尝地趴在靖雯的身上,猛烈的抽插,[靖雯,妳连深处也在颤动了,好美的身体啊,,,] [靖雯,我早幻想着可以操妳的这一天] [靖雯,早上我看见他们轮姦妳,老实说我也很想加入] 王警员把男根向女警那柔软的深处强力地刺进去,像棍棒一般坚硬的肉根,急速地抽送着,用龟头压挤阴道的肉壁,用耻骨碰撞肿胀的阴核,使女警的娇躯不由得为我轻颤起来,靖雯虚脱得翻着白眼了,王警员仍不停地干着,那动作有规律得好像机器一样。 房间里湿润的液体撞击出奇妙的声音,男子的龟头前端紧抵着子宫,乳房间吸吮的快感,似电流般的游走,女警的双眉轻皱、目光迷离,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,男人的臀部肌肉剧烈地抽搐,这时的肉棒,开始在秘肉的包围中微抽搐着。 肉穴里的黏膜包裹着肉棒,用力向里吸引,女警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,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,王警员发出巨大吼声,开始猛烈喷射,女警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,也达到高潮的顶点,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。 俩人交合完毕后,王警员活像软泥般倒下,当肉体分开时,女警的阴道口洋溢出他的精液,而女警此刻面无表情的告诉我们: [我想杀了他,我想杀了他,把我的枪还我,把我的枪还我] 我们六人面面相觑,大家沉默了一会,同时地哄堂大笑,阿吉: [好玩,好玩,把枪给她] 同伙A: [大家来赌,这枪她敢不敢开下去] 同伙B: [我猜不敢,,,] 同伙C: [我也猜不敢,,,] 同伙A: [那我赌,她敢!] 凯哥: [别吵了,试试看不就得了] 我们嘻笑玩耍着,这时王警员神色紧张了,他说: [不,,,不要,,,不要啊,,,你们开玩笑的吧,,,不要,,,不要啊,她会杀了我] 凯哥: [人家早上为了救你,连自己的身体都出卖了,你还操人家,你不死谁死?] 凯哥: [阿吉,装一发子弹给我们的靖雯,你抓好枪管,让她扣板机,我赌,,,她敢!] 当阿吉抓住枪管让女警靖雯瞄準时,王姓员警双腿发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而枪口慢慢朝向王警员时,女警只讲了一句: [畜牲,亏我对你那么好,居然联手轮姦我] [碰,,,,,,,,,,,,,,,] 一声枪响,一片寂静,一个脑袋,一滩鲜血。 [王警员就这样死在你们警花手里] 侦讯室内的嫌犯轻鬆地说着,他喝了一口咖啡点了根菸,[隔天我们又轮姦了她整天,直到12日才把女警连同那具尸体丢弃在山区公墓] [这几天,我有看到报纸,女警的丈夫怪我们殴打她妻子,其实我们很冤枉,大部分的伤都是你们王警员打出来的] “警花强姦事件”至此告一个段落,承办员警依照这些口供製作笔录,剩下的就等其他嫌犯绳之以法了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两个月后 =================== (国家日报 8日讯) 日前,媒体报导员警黄靖雯(27岁),惨遭六名歹徒及王姓员警先毒打后强暴致昏迷不醒案件。 公安局终于查清案件真相,不过也证实除了一名落网匪徒外,其他五人都已潜逃出境,经法医鑒定,王姓员警确实参与轮姦员警黄靖雯,因此对于黄靖雯员警枪杀王姓员警案件,从轻量刑。 目前警员黄靖雯伤势大致痊癒,可命运之神似乎没有饶过该名弱女子,[我妻子遭到他们的毒手后,现在怀了孕,这叫我们该怎么办?] 经黄靖雯丈夫吴先生证实,女警黄靖雯在被掳走轮姦后,总共遭受七人轮姦,大量的精液就残留在妻子体内,他们膝下并无子女,想不到妻子第一次怀孕,就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清楚。 [等妻子的身体调养好,我们会拿掉小孩的] 从吴先生口中透露出的这句话,让人听起来充满无奈。记者bvbvbbv99报导。